ihuzu

出家8年,让300个女人生下孩子:这个“花和尚”,活得最男人!

作者:女白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5 21:56:19    微博分享

“你才生一两个,我生一两百个,我有很多年的经验了。”
说起生孩子,有个和尚总说自己比女人还熟悉。
45岁,一身灰色的僧袍,头上12个戒疤。
出家八年,原本该六根清净的他,生活却始终被女人和孩子包围着:
带不同的孕妇入院,在出生证明的父亲一栏填上自己的名字,再带着产妇和新生儿回家。
医院的保安护士,对这个穿梭在妇产科的和尚早已见怪不怪,甚至会主动开起玩笑:
“你看你生了这么多孩子,还在生,我们在家的都没有这么多孩子这么多媳妇。”
8年的时间,坊间有关于他的猜测不断。有人说,他是酒肉和尚,有人说,他和多个女人有染。
对于外界的种种质疑,他始终一笑置之。
“面对一个生命在向你求助的时候,任何阻力都阻挡不了我。”
他,是道禄和尚。


“世间男人所经历过的,我之前都经历过。”
道禄,俗名吴兵。
入佛门前,开过农场,做过外贸,有房有车,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商人。
可时间久了,生意场上的纸醉金迷让他心生厌倦,生活索然无味。
偶然的一次机会,吴兵在地摊上捡到一本《金刚经》,从此与佛法结缘。
1999年,吴兵的妻子怀孕。由于和妻子是近亲结婚,他前往寺庙许愿:
如果小孩健康,50岁后他就去寺院出家。
如他所愿,女儿出生后健康无虞,可几年后,吴兵的婚姻却划上了句号。
27岁那年,在安顿好女儿后,吴兵在南通普贤寺剃度出家,法号道禄。
出家后的一两年间,道禄四处游历,内心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欢喜。
但他同时发现,在寺庙里供奉的牌位,有九成是给堕胎婴灵的。
而那些来超度香客,往往也因堕胎后悔终生。

一天傍晚,要关山门的时候,一个女孩执意要来做佛事,给自己的孩子超度。
女孩说:
我不堕胎又能怎么样?第一,家里不会同意,第二,我没地方去,我去哪,谁能帮助我。
道禄这才意识到,那些选择堕胎的女性往往都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“扫地不伤蝼蚁命,更何况是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。”
2012年,道禄在网络上公布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承诺“但凡想堕胎的,我来救助”。
从此,原本清修的道禄,开始以一己之力,挽留无辜的生命。


两部手机,三个微信号,超过1200个好友。
从公布联系方式开始,每天道禄都会收到各种求助信息。几乎每隔两三分钟,道禄就会接到新的来电。
最多的半年里,道禄救助了70多个孕妇。
可他从不敢关机,生怕因为自己的一次疏忽,一个生命就此消失。

“我已经走投无路了,如果没有人帮我,我一辈子就完了。”
小雨,18岁,怀孕8个月。
高考刚刚结束,她原本选择去医院流产,但因为需要家人签字,她退却了,直到她联系了道禄。
得知这个情况,道禄立马给小雨定了来南通的机票。

“我希望是女孩子,我希望她长得漂亮点。我没过过的生活,希望她能过。”
小桃,25岁,怀孕7个月。
在和出轨男友分手后,意外发现自己怀有4个月身孕。
无法堕胎,没有能力抚养孩子,又想在这世上多留一个亲人。小桃找到道禄,希望能把小孩交给道禄照顾。

一个读卫校的16岁女孩,和男友发生关系后怀孕。
女孩的父母是佛教徒,又不想被亲戚指点,生产后,女孩的妈妈把婴儿交给道禄。
道禄劝解她:既然你同意她生了,他们又是恋爱关系,为什么不把它当作一个喜事呢。
听了道禄的话,两家父母决定见面,很快便举办了婚礼。

“每一个来求助的孕妇都是走投无路的状况,甚至说除了死,别的地方再没有退路的时候,她们来的。”
10年,300多个孕妇里,最大的48岁,最小的只有16岁。有未婚的学生,有高学历的白领,也有已婚的母亲。
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,却都有同样难以言说的无奈。
但道禄的庇护,无疑成为了她们最后的救命稻草:
入院、产检、坐月子,打疫苗......所有事情道禄亲力亲为,所有费用都自掏腰包。
始终刻意地保持着和求助者的距离,也从不主动过问她们的私事。
如果母亲没有能力或是条件抚养,可以签一份“全权委托书”,道禄会代养孩子到18岁,不收任何费用。
但孩子18岁时,必须母子相认。
在这期间,母亲每年都可以来看望孩子,也可以随时把孩子带走。
“如果你不救她们,她们除了这种方法,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。”
就这样,道禄凭借一己之力,帮助一个个素不相识的女性度过了生命最迷茫也最重要的时刻。
他站在产房外诵经祈祷,亲手接过一个个崭新的生命,也将一个个濒临绝望的灵魂拉回原本的轨道。

道禄的事迹被当地媒体报道后,质疑声却接踵而来:有人说他是高级的人贩子,有人说他是在纵容弃婴。
2014年,道禄被劝离普贤寺。接着,他又被取消了宗教教职人员资格,没有寺庙愿意再接纳他。
无奈之下,道禄来到了无人驻守的万善寺,自认了方丈。
杂草丛生,院里堆放着零散物件,几个简易搭建的平房。除了院内竖立的地藏王菩萨,这间寺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临时工棚。
地藏王菩萨曾对佛陀发誓: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。
这也是道禄救助无辜生命的决心。

救助一个产妇需要几千元,道禄就拿出曾经的积蓄,作为产妇和孩子的日常开销。
他把出家前留给女儿的两层小楼,改成了安置孕妇和新生儿的救助站,给它取名:护生小居。
意为庇护那些意外出现,又秘密出生的生命。

随着孩子越来越多,护生小居难以容纳,道禄就发动自己的父母和附近信得过的居士,把孩子带回家中抚养,费用也由他负责。
一座破败的寺庙和不大的两层小楼,就像是一个收容站,而道禄就是一个拾荒者。
那些被抛弃的生命,不断被他捡回去。超脱世俗的和尚,撑起了最有人间烟火气的地方。

但道禄同样也有自己的困扰:他的行为和护生小居的存在,是不被认可的。
宗教、民政方面认为,道禄的行为没有对应的条款,不具备救助资格,是非法救助。
而孩子们的生母因不愿透露身份信息,留在护生小居的孩子没办法上户口上学,只能先在佛学院学习。
而道禄说,自己从没想把这个做成一个宏伟的事业。
只希望有关部门能早一点地建立起一个完善的体系,把这些孩子的户口、抚养问题都解决,这样他才可以“脱身”。

也有人善意提醒他,出家是为了生脱死,不应再插手凡尘俗世。
道禄说,那是厌世,不是修行。
“我对得起因果,对得起初衷。一个人得了重病,几十万都不一定救得回来,而我现在只要花几千就能拯救一个生命。”


道禄穿梭在尘世之中,受尽非议,但自认无愧于心。
走进护生小居,院子里晾晒着孩子们的衣物,家中随处可见孩子的用品、玩具。
纸尿裤、奶粉码放得整整齐齐,楼上楼下时不时传来孩子们咿呀学语声和欢笑声。
而给孩子喂夜奶、穿梭在市场给孩子买早餐,接送上下学,散步,带着孩子打疫苗,也成了道禄的日常。

在护生小居长大的孩子,和寻常小孩一样,最先会说的词是“爸爸妈妈”。
道禄会让孩子们喊他“爸爸”,长大后再改称“师父”。
因为他不想孩子的生命里缺失“父亲”这个角色。
有不少产妇希望孩子跟着道禄出家,不愿意孩子去社会上受苦。
道禄不愿勉强,他认为,人生的路,长大后由他们自己选择。
命,他可以救。但命运,靠他们自己。

也有人会专程从外地赶来,想要从道禄这里抱养孩子。
但道禄一一拒绝了。对于他来说,孩子只是代养。
有很多母亲走后几年接回了孩子,也有些人,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孩子。
尽管有彼此的联系方式,道禄也从不过问。
对道禄来说,她们为何来到这里,将来会怎样,都只是她们自己的故事。
他只有一个目的:让孩子活下来。

如今,唯一留在万善寺的只有一个小男孩。
他两个月大时,道禄去云南用篮子把他提上飞机,带回南通的。
母亲再嫁,也明确表示不会再接回孩子,希望孩子能跟随道禄出家。
道禄为孩子起名“演中”。寓意中道,不去左右他的选择。

有人问他:要堕胎的人那么多,你什么时候停下来。
道禄说:只要有这个需要,我就会帮,除非我死了。
他时常也会感到力不从心,但依然坚定地在这条道禄上走着。


“我尽一己之能,能救一个是一个。救命而已。”
什么是出家人的慈悲为怀,这个叫道禄的和尚用行动诠释了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“新生儿的第一声哭声,然后从产妇科门口抱出来,给我看的时候,这种对生命迎接的喜悦,是我做事情的所有动力。”
新的生命又降临了,道禄小心翼翼地从医生手中接过,迅速回到病房。

坐在床上,他看着怀里那个小小软软的身体,嘴里念叨着:“活着比什么都重要”。
是啊,人身难得。
能活着,比什么都好!
写在最后:
2020年,护生小居已新出生宝宝13人,共抚养孩子53人。
尽管一路阻碍重重,道禄依然在为救助生命而奔走。
正如道禄的初心——“生命不息,救助不止。”

标签:人生命运

相关推荐

©2020  ihuzu.net